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 中国古代文学(即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发展的脉络是什么?

中国古代文学包罗万象,其文体的变革不可能是单一轨迹脉络,必然要同整体的历史发展联系起来看。其中的影响因素也是千变万化,包括社会整体的政治经济环境中的各个要素,比如道德准则、生活状态、文字变革、语言语音的发展变化、法规制度等等,所以题主想把历代各个时期所兴起的典型文体归一在一条发展线索上是不可能的。

首先,从文体衍变的传承线索来看,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这样简易的划分中,有两大类体裁(韵文和散文)及其各自不同的演化路径。简单归纳如下:

诗词类:诗经——汉代、两晋及南北朝的乐府诗歌——唐诗——唐、五代及宋的曲子词——元代散曲 ,这是一条诗词曲演化的路径;

骈文类:楚辞——汉赋——六朝骈文——历朝表、章、策论等骈体文,这是一条骈体文演化的路径;

史册小说类:史——野史、志怪——唐宋传奇小说——元代传奇杂剧——明清小说,这是小说发展的路径;

古文类(文言文):钟鼎彝文——先秦散文、百家经籍——唐宋古文——明清文言文,这是文言文(散文)的发展路径。

在上述四条路径上,韵文一大类主要受到语音变化的影响较大,散文类及类白话文体(明清小说)演化中则受到语言结构变化的影响,即汉语经历了从早期(汉唐以前)的屈折语到晚近(明清之后)的分析语的变化过程,这个语言的变化是由于两晋以后历史上的历次民族融合而造成的。

在诗词曲的变化历程中,唐诗和曲子词是同时发展起来的,之后,诗词分家,唐诗的体裁在封建社会中一直处于文学的领导地位,受士大夫阶层所掌控;

词之起初,为诗之余绪,士大夫及贵族们茶余饭后消遣所用,到了宋代,由于大批有影响力的文人介入,尤其是欧阳修、苏轼之流,使其文学地位略得提升。到了元代,词中又分出曲,曲又分两支,一直是仍流行于士大夫阶层的散曲,而另一支则是用于舞台戏剧,供世俗阶层欣赏的剧曲。

到了明代,词所依傍的乐曲已大部失传,但词这种体裁仍未消亡,直至清初,又有一段复兴的时期。

格律诗及词曲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随着自由诗的兴起,方始式微。

有这个发展线索来看,除了词——剧曲的演化过程之外,并非是“由雅入俗”的变化脉络。而诗经所汇集的《风》(文人阶层),《雅》(诸侯之歌)、《颂》(郊庙祭祀之歌);乐府诗亦多用于宫廷,故其向唐诗演化之路,也非由俗转雅。

赋,即赋比兴之赋,所谓“歌咏言,诗言志”,而赋则以铺叙陈事为主。起于楚辞。屈原弟子宋玉以楚辞入文,称为“骚体”——离骚之余韵。这才是汉赋的源头。

由于赋这种体裁,除了用韵之外,还严格要求句子的对仗。故又称骈体文。后这种骈体文的格式被用于朝廷的奏表、敕命、策论等公文规范。过去科举考试,一直在沿用这类格式的文体。

骈体文的发展,逐步倾向应用文体,唯一和诗有交集的地方就在赋的结尾,那个叫做“乱曰”的部分——以字数均等的骈句,对文章加以总结。之外,和诗再无关系。

所以,诗词与赋。虽同属韵文一类,但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文体,且二者没有直接的承续关系。

与韵文同时,还有散文这种文体,即不用叶韵的一类文章体裁,统称为“散文”。散文最初,见于经史。史书中的纪传体写法是后世小说的发端。从正史之外的野史,渐演变为传奇,由传奇而成演义。明清小说皆源于此。受语言变化的影响(汉语屈折语转化为分析语),从最初的文言,渐趋近代白话。

古文,最早发端于钟鼎铭文,兴盛于先秦诸子经籍,成熟于唐代韩、柳所倡导的“古文运动”之后。诸如游记、铭勒、议论、随笔之类,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为现代白话文的散文、杂文逐渐取代。

楼上 颍川弦晟 的多条线索的观点,我是认同的,但具体到各类文体上,我认为是有 所混淆的。

首先是诗经与楚辞,对后世文体发展的影响是不一致的。而且我也不认同《诗》为俗,《辞》为雅的观点。二者只是在抒发情绪的方式上有所不同,不涉及雅俗的分野。《诗》重比兴,故“歌咏言,诗言志、词抒意”,对后世诗词有着直接影响。另外,谈元曲,必须分清散曲和剧曲的区别。二者所在的阶层环境大相异趣,不可一概而论。

楚辞重在铺陈叙事,由赋而兴,这种侧重是与诗经的根本区别,对后世骈体文有着直接的影响。而诗在这方面则弱得多。

另外,对联虽与诗有着密切的联系,但更多的是受世俗文化的影响,有自己的独立发展脉络。而且,其本身尚不足以成为一种独立的文体,不过是对仗句式这种修辞手法的生活化应用。

文章(散文)的雏形来于卜辞与钟鼎铭文。诗的起源倒确是原始的歌,但不能把原始的歌作为一种文体,来说明是从平民到知识阶层的衍变,首先,原始的歌多是即兴而发,三言两语,不能成篇,本身只是一种结合音乐的语言,不是文字体裁;其次,歌可以适用任何基层,并非只有平明阶层才有歌,知识阶层同样有适合自己阶层的歌。但是诗作为一种确定的文体,却只能掌握在识文断字的知识阶层手中。

所以,说古代文章文体的变化是先由平民到知识分子的说法,是不合历史逻辑的。在古代,文字的识别与应用,最初只掌握在巫师、占卜师以及少数部族首领手中,之后才是士大夫阶层。而平民阶层中普遍掌握文字,却要在很晚以后。即便到新中国成立时,平民阶层中尚有多数人口目不识丁。不识文字,何来文章?没有文章,谈何文体。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