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和元曲的区别 浅谈元曲与宋词的区别

浅谈元曲与宋词的区别

我国古代诗歌发展到唐、 宋、 元时, 代有新变, 诗之余为词, 词之余为曲, 各相争雄。 文学史上所说唐诗、 宋词、 元曲, 就是在形式、 语言、 风格上各具特色的三种不同的诗体。 唐诗基本上是五、七言诗, 词、 曲则都是长短句。 中国古代诗歌发展的最后两个阶段是词与散曲。 词与散曲在本质上都属于诗, 它们和诗一样, 有着大体相同的渊源; 共发生和发展都和音乐密切相关; 它们都既可唱可咏, 又同样要倚声填词, 合辙押韵,讲究形、 音、 意的俱现。 词与散曲原本都是“民间物” , 属于民歌一类,久已有之。 其曲调, 依民族的不同而有差异, 因时代的改换而有所变迁。 它们的发展规律正所谓“人民创造, 文人加工, 新陈代谢。”词和散曲产生后都走了一条由俗到雅, 由民间而人文人的道路。 如同鲁迅所说:“词曲之始, 也都文从字顺, 并不艰难” ,“文人取为己有, 越做越难懂” 。 我们这里不谈诗, 只谈当时词和曲这两种新诗体在内容、 形式、 语言、 风格上的区别。一、 词和曲在内容上的区别 词与散曲, 共主体并不属于浴文学, 它们反映的大都是文人士大夫的生活和思想情趣。

只有少数表现人民痛苦的作品,这是值得注意的。 就内容而言,宋词一般反映了:1.爱国的激情和抗敌的壮志。 2.都市的繁荣和个人的享乐。 3. 世情的感伤和归隐的清高; 4. 丧国的悲恸和人民的痛苦。 (人们对宋词知之较多, 这里不例举了) 散曲是在师承诗词和宋金民歌、 俗谣俚曲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因此从一开始在创作上就兼具了稚俗两种倾向,前者更多地接受了诗词的熏染, 后者更多受到了民歌的影响; 再加上新的时代的条件和审美风尚的影响, 散曲的美学形态与传统诗词就有了很大的差异。“词之异于诗也, 曲之异于词也, 道迥不侔也。”(王骥德:《曲律》 )由于“主旨” 、“作意”的不等、 不同, 才导致诗词往往讲究哀而不伤, 怨而不怒; 而元散曲则可哀可伤, 敢怨敢怒, 狂歌当哭, 嘻笑怒骂皆成文章。 元代民族矛盾尖锐, 统治者执行民族歧视政策, 对汉人、 尤其是南人中的知识分子特别歧视, 有所谓九儒、 十丐之说。 散曲作者们眼见政治黑暗, 仕途险恶, 在悲愤感叹之余, 常萌洁身隐退之想。 因而“叹世”和“归隐”成为元散曲的两个突出的主题。 如马致远《拨不断·叹世》:“布衣中, 问英雄, 王图霸业成何用? 禾黍高低六代宫, 楸悟远近千官冢。 一场恶梦!”同调《归隐》:“菊花开,正归来。 伴虎溪僧、 鹤林友、 龙山客、 似杜工部、 陶渊明、 李太白,有洞庭栖、 东阳酒、 西湖蟹。 哎, 楚三闾休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