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交换故事 一个非常规的交友故事(中下)

我的心开始慌乱,我不敢再想去开口辩解什么了,我看着老公深沉的表情,陷入深深的自责中。

“我说你单纯,现在你不怀疑了吧!”老公面无表情地说道。

(哏!是太傻了,爱你爱的都傻了。))

我用乞求的眼神看着老公使劲摇摇头。对老公的心里战,以前我从来都没有被动过,那是因为我有理有筹码,不管哪一次吵架结果都得是他来谈和我。而现在我的防线已彻底被他击垮,没有一点还手的余地。我不敢想象这次的心里战会持续多长时间,结局会是何副惨状,甚至还会有结局吗?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老婆,我不会怪你的,你没有错,真的,”:“不……,愿我太傻,我没有听你的话。”说完我泣不成声。我最受不了老公以这种方式来折磨我,比骂我痛苦一百倍。我爬在老公腿上哭的死去活来,老公的眼里也滴到了我的头发上。

可能你们会说,就算我老公没有情绪也会认为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没有必要那么自责,夫妻交友本来就要把这钟事看开,是的,现在我也会那么想。但是每个人刚开始都有一个心理过度,我不知道你们过度时是怎样的心理。就我而言是特别复杂的,假如那天我们都做了,就算其中有一个没有达到他所预期的那样美好,就算违背了来时所说的只见不做。也不会出现一丝对彼此的埋怨。如果他做了我没做,可能我会有情绪,但是我觉得我不会有太大的反应,至于为什么这么说,那是因为女人的容忍观和男人的容忍观不一样。我打个比喻:如果男人出去花天酒地小姐小蜜的潇洒,被老婆知道了,就算她会闹上一阵儿,最终还是会接受的,因为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她别无选择(指绝大大多数女人)。若女人在外面有了外遇,被老公知道以后,我不敢想象她以后的命运会是怎样的景象。就算还要她不和她离婚,以后她也别想再在老公面前抬头。是不是啊男人们!(指绝大大多数男人)。 这道理对我和老公的交友心理同样适用。

我很不幸抽到了一副臭牌,输的伤痕累累。待我哭到已没有眼泪时,从老公怀里爬起来,然后搂住他的头,去吻他,去舔舐他脸上的泪痕。用语言的解释狡辩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能做的只有已这种方式乞求他的原谅,让他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他,伤害他我心里有多疼。!

第二天我没有再去见B夫妻,我讨厌一切伤害我们感情的因素,老公一个人去了。我一个人睡到中午十二点,我打开手机看见两个快餐店的未接电话,还有很多B君的短信留言,里面除了道歉就是“在吗”。现在我心里依然很乱,我起来后先对着镜子发了会儿呆。以前对任何烦心事我都能找到一种果断有效的解决方案,那就是顺其自然爱咋咋地。可是这回却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从来都没有被牵着鼻子走过,这种感觉实在不好受。不过还是比昨晚好了很多,少了一些害怕,觉得他还是他我还是我。现在我最想的就是如何找出一招出奇必胜的办法来应对老公的心理战,必须用最短时间化解老公的情绪,不然这种持久战会把我逼疯的。

求胜心切的我不得不用下流的手段来化解老公的心节,那就是C夫妻,他们的城市与我们相邻,距离150公里路程。我给快餐店回了电话说下午有事去不了了,然后我打开电脑登录QQ,C君正好在线。

我老公和C君认识时间很长了,但是只聊过两次,第一次老公和他只是问问年龄身高体重,C君非要互发照片,我老公不干,这种直接确实让人受不了。第一次谈话结束。过了一段时间两人又相互打了招呼,最后还是因为发照片不欢而散,原因在这次老公和C君的谈话中,C君觉得我老公是一个很实诚的人,在没有事先通知的情况下就给我老公发了他们的合影照片。然后就索要我们的,我老公没有发,对于发照片老公和我一样坚决反对。于是老公就想各种办法回绝他,还好心警告他不要随便给陌生人发照片。可C君就因为老公不发照片一口认定我们是骗子。从那以后就不在与我们交流。但是老公已经深深迷恋上了照片里的C妻,我也承认C妻确实很有气质很漂亮,我经常看见老公打开C夫妻的照片看,也很多次在我跟前提C妻,说什么做梦都想跟她认识一下,我那时就气他说懒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是他老婆,想和你聊几句,”

过了不大会儿C君回了信息:“难以相信你。”

我直接就发去了我的手机号:“这是我的手机号,你现在就可以打过来验证,照片是绝对不发。”

对方没有先打电话,而是回了信息:“可是,不看看你们就怕不满意,”

我骂了一声色狼回信息:“样子很重要吗?你们交友就是为了上床?”

对方好像感到自己说的话不太光彩就回信息:“当然不是,不过我们也希望找一对样子都满意的夫妻交往,你们难道不是吗?”

说不是是假的,谁交友不想先知道对方的相貌呢?然而我认为自己有一套看法比较客观,相貌固然重要,但那要看你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若纯属为了上床那是必须要看相貌。若真以交友为理念,性为娱乐,那相貌就无关紧要,大不了就不娱乐,会死吗?我回信息:“不完全是,我认为只要交流可以学会一些生活上的知识,不在乎相貌,你说呢?”我想以这种谈话方式得到对方的认可,我特别不想在初次交往就夹杂一些性的因素在里面。

对方发来信息:“反正相貌不合适就没有心情交流,我认为是这样,你呢?”我发现C君也挺有趣味,这激起了我的讨论欲望。之后又与C君交锋了几个回合,但结果依然是个平手。

我一咬牙回信息:“好吧,我同意你的观点,我电话也给你了,至少证明我们是夫妻,是真诚的。至于相貌,我保证你不会失望:”

电话很快响起,我接起电话:“喂,你好?” “……” “……”………………。

电话里简单的说了几句问候,挂了电话后C君发来一条:“听到你的声音我就知道了,绝对不会失望哦!呵呵:”

看的我脸上一热,心想“这算是上道了吗?”

故事写到这里我想大家会对我老公的性格有一些了解了吧,是不是有些小心眼?错了,那要看什么。对别人他非常的随和,什么事都看的开。但是对我就不会,都知道爱情是自私的,老公的爱也不例外。

先回顾以前,他容不下一点我对他的欺瞒。我不会哄人,对于一个从来不喜欢表达我的来说,每回老公吃醋都会打上一小场心理战争。以至于他的爱像累赘,让我爱的也好累。

再继续现在,我接受夫妻交友以后,老公的变化是相当大的,他懂得换位思考了,他开始理解我了,在这种心理状态下使他看到了我对他的绝对忠诚。

可这次不同,因为事实摆在眼前,我确实有愧,导致他无法用换位思考的方式去理解我。是啊,连我自己都觉得我没有任何好解释的,我有什么理去解释呢?我说我是怕失去他才和B君做的,说我鬼迷心窍身不由己?谁信,你信吗?

所以可想而知这次的战争该是多么艰难险阻。好不容易老公改变了,却要因为我这美丽的错误而又要回到以前那种水深火热之中,你说我能不怕吗?

我给C君交代了,让他把今天我给他留电话的事绝对保密,然后在不漏出破绽的情况下利诱他和我合作对付我老公。(呵呵……)

计划方案如下,第一步:我先告诉老公和C君聊了一次,告诉他C君已经认可了我们的诚意,还愿意继续交流。当然这些一定得做到不能让他看出是故我搞的鬼。第一步成功后老公的心情就会好一些,起码会把对我的心里防御稍微松懈一点,对我来说一点就足矣,我就会更加有信心打赢这场仗

第二步:等聊上几次以后,C君一定会提出见面,这一点我有绝对的自信,等C君提出以后,我老公一定会给我来一所子糖衣炮弹恳求我同意。那时候老公的心里防御就会更加松懈。当他提出见面时,我就会毫不犹豫的去答应。

可能你会问,为什么不吊吊他的胃口再说,干嘛那么痛快。呵呵,那是我老公,不是你的你不懂。因为之前有我那件事的影响,老公的心里景象是这样的,就好比在我身后拿枪对着我的脑袋对我说:“小样,老实点,不然一枪毕了你。”这种情况下我哪敢有半点不配合啊!所以我绝对的服从,只有忍辱负重才能大获全胜。

第三步:就是等到敌人的防线完全松懈了,也就是我实施反击战的时候了,我会使出全力反扑过去,把他的心里基地打他个稀巴烂,那个时候我再好好的虐虐他的心岂不更加痛快!(哼哼!美人心计)

老公和B夫妻在森林公园待了一上午,B君因知道了我和老公闹了矛盾,觉得很不好意思,总时不时的向我老公道歉,我老公碍于面子大方的说:“没事,这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B妻也因我和老公不愉快,很生他老公的气,在公园里训斥了她老公一顿后就一个人回了宾馆,我老公就和B君在公园里聊了些各自对交友的看法。B君的思想比较简单,他没有那么多的疑问和可是。我老公的心情不用说那是烦恼加郁闷,和B君交流了一上午后觉得他也是一个性情豪爽之人,于是他俩就去饭店喝酒。B君本来就好喝酒,再加上三个人都因他一个不开心,心里也就更不是滋味。两个人都拿起啤酒直接对瓶吹,杯子都懒的倒。

B君喝点酒以后说话就开始不打弯了,一点也不顾及被人听到,“弟,一会儿我带你……去宾馆,让我老婆和你做一次,”老公虽然也有些晕,但脑子清醒的很,他一脚踢过去,踢在B君膝盖上:“虚……那么大声干嘛?怕人不知道啊?”

B君看了下四周,发现附近人不少,一惊,双手扶头抹拉了一下,让自己清醒。不敢再那么说话了。之后俩人就胡侃乱闪相见恨晚的来了一阵子。喝的饭馆里人都走完又喝到饭馆里开始上人了的时候,他俩才醉醺醺的离开饭馆。出来后B君要给老婆打电话让她开车接他们,我老公没有让他打,直接打了出租车。

国外夫妻交换故事_夫妻多人交换故事_夫妻交换故事

一上车B君就躺在座位上开始醉话连篇,开车的司机是个女的,B君根本就失去了基本意识,还以为是他老婆开车来接他,就绕着舌头说到:“我给你说……搂婆……回去给……兄弟玩玩……啊,玩玩……,”当时我老公听了后吓的不轻,赶紧捂住他的嘴,开车的女司机听了这话后,浑身打了一个激灵,一踩油门差点跑偏路。

一路上B君被我老公捂的混混沌沌的,偶尔“呜呜”两声,已是半睡状态。待车子到了宾馆门口的时候,我老公正给女司机结账时,B君正好睁了睁眼,就看见我老公正给前面的女司机递钱,于是大喊:“嘿……老婆你什么……意思,还……要钱。”我老公赶紧回过来捂住B君的嘴,女司机给我老公找钱,手都是哆嗦的。待我老公把B君从车里往外拽时,B君又冒了一句:“老婆……来,我俩……一起伺候……你,咱玩……{非法内容}………………,”我老公赶紧使出蛮劲儿,捂住B君的头,把他拖出车来。在我老公关上车门的刹那,车子几乎是同时,“呼……”的飞奔而去。

他们下车后没有进宾馆,我老公也喝了很多的酒,眼前也是天旋地转,只好给我打电话求助,让我来这帮忙。当时我是一万个不愿意去,可是我更担心老公有事,只好打车过去了。一下车我就看见老公和B君在宾馆旁边的高台上靠着,老公还搂着B君的头压在他腋下。而他自己也低啦着头。

他俩现在的情况是,老公独自还能行走几步,而B君必须搀扶。我当时倒没有想那么多,赶紧上去搀扶他们,我看到老公还能走动,就让他在另一半紧挨着B君相互搀扶着,我在B君另一边,架起B君的胳膊,往宾馆里面走,三个人摇摇晃晃的走着。我老公始终都捂着B君的嘴。生怕他会把我误会成他老婆。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算引领着他俩到了房间门口。我赶紧按下门铃,按了好几下,门终于开开了。B妻当时正在屋里生他老公的气,听见敲门以为他老公自己回来了,开开门正要骂,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她马上回过神,过来帮忙把他老公往屋里拉,四个人东邪一下西歪一下走到大床边。我老公和B妻一起用力把B君往床上一托,B君就倒了下去,谁知他的俩胳膊却把两边的B妻和我老公扯向大床,B妻柔弱无力,我老公又是醉的站立不稳,俩人紧跟着倒在了床上,爬到B君身上,老公倒下的时候也把我拌倒了,四个人就一起倒在了大床上。

两个女人就这样静静地守着各自的老公,如果我和B君没有发生事,我是很愿和B妻谈谈话,她们远道而来见我们,我是由衷的感到荣幸,结果却因为这样的一件事弄得我和老公闹了情绪,他们夫妻打了锅底。但现在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心中有一种无名之火却又不知道发到哪里。虽然我很清楚B妻没有错,他老公犯错不应该她来承担,可烦乱的情绪导致我无法释怀,我那副难看的脸色摆的不止是给B妻看的,也包括我自己。我甚至想让她窜过来指着我的鼻子骂我:‘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勾引我老公,。”然后我说:“你算什么东西,干嘛不管好你的老公。”说完之后我可以失去理智地撸起袖子与她厮打起来,你死我活,痛痛快快发泄一下。然而,B妻只是静静地坐在床边,沉默着。这种气氛压抑着我喘不过气来,我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可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掉到了老公脸上。

不知过了多久,我发现对面床边已经没有人了,我抬头看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B妻,正在我回想她什么时候离开的时,手机响了两声,我打开一看,是B君手机发的短信:“对不起,我心里也很难受,只要我老公醒来我们马上就走,”看着这条B妻用他老公给我发的短信,我再也无法克制自己,扑到老公身上哭出声来。是啊,我为什么要这样呢,同样都是女人,男人犯了错是男人的事,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

写到这的时候我其实很努力在回想当时的那种感受,那确实很难形容,我不该用一副冷冰冰的脸相去鄙视B妻,要说是非对错,B妻完全有理由去指责我。说她老公伤害了我们,那也算是我伤害了他们。那天我一个人守着两个男人,确实不知道怎么收场。最后我实在没办法只好打电话给B妻,让她回来,B妻回来后我们相互客气了几句,把原有的敌对化解后,又让B妻重新开了一个房间,我们两人把B君连托带拽弄到了另一个房间。然后我打电话给老公的好朋友,让他帮我把老公弄回家。他来了后问我怎么回事,我只好骗他说和老公吵了一架,老公生气一个人喝酒喝多了不想回家,就来了宾馆。

第二天我早早醒来,看看老公睡的很香,没有把他叫醒,起来后我看见桌子上老公的手机亮着,打开一看,是B君老婆的留言:“你好,很抱歉给你们带来了麻烦,我们走了,我希望你不要再生你老婆的气了,她是个好女人,一切都怪我老公,祝你们幸福:”看完后,我闭上眼睛,感动了一下下,心中也祝福着他们幸福美满。

B夫妻走了以后就很少再联系,偶尔在QQ上打个招呼,但谁也没有再提见面了。

这次的交友,由于对B妻的出兵失利,让老公深受打击,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和B夫妻结束后老公就对我打响了残酷的心理战,惨烈的让我出乎意料。虽然他明着对我依然温柔如常表里如一,对我没有半点流露出情绪。但是从他的行动举止中看的出他心里已经狼烟四起了。

出差的事直接辞退,他骗我说的是延后。每晚都出去和这个那个的朋友喝酒,经常醉醺醺的回家。以前几乎是不抽烟,现在兜里经常装着打火机,虽然他没有让我看见过抽,但我绝对肯定。再有就是多愁善感,发呆的几率成倍增加。晚上玩电脑时间明显延长。这些看似都是他自己的事,实测不然,他的自暴自弃已经告诉我,他的内向已经做好向我内心宣战的准备。说不定哪一刻因为一些小事闹起来他就有可能拿起我的致命武器疯狂的刺向我的内心。现在的我已是四面楚歌,战争一触即发。我只能对老公采取只守不攻的方略,必须小心行事。实际那时在我看来老公只是因我和B君的原因,我哪能想到他是天上地下两面向我发难啊。

有人会问为什么我要把内心写那么多描写呢?因为我们都很在意第一次,就像初恋一样,那个时候每个人都会在意恋人的心思,何况这还是一种思想转变的尝试。上一篇我说过如果都做了我们一定会坐在沙发上互相谈论各自的感受。都没做也会一如往常继续探索,可是偏偏遇见B夫妻这样已经好几次经验的人,硬是拿他那时的思想强加于我老公,打乱了我老公的内心。不管任何事都有一个过程,尤其是人的思想,需要一步一实践的去发现才算真的了解。

和B妻的失败没有打消老公的好奇心,没有吃到螃蟹反而更增加了让他的食欲。现在他最大的目标就是C夫妻,C君已经在我的牵线下上了前线。我用短信指挥着他摆兵布阵,俩人很快就聊起了见面的事,这让我看到了一丝胜利的希望。

老公和C君说好的那天晚上,老公把电脑一关就钻到我被窝里,一脸狡诈地看着我,我心想“你这么做作干嘛啊?我又不敢反抗,呵呵”我知道就算老公再怎么有决定权,也会争得我的同意。尽管只是走走形式明知道我抵不过他的死缠烂打。但这是一种尊重,我也乐意满足。“想说什么就说吧,看上谁家老婆了又?”老公看我直接挑明了,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说道:“就是发照片那对,已经聊好几天了,感觉人家不错,想见见,你看行吗:”我早就行了,就等你这句话呢!

“那要看你的表现喽?”我妩媚的瞟了他一眼。老公一下翻到我身上:“老婆,我以后不去跟他们喝酒了,晚上多陪会儿你:”没有必要来这个好不好?以前我还同意呢,现在我是无条件接受。

“赶紧忙你的吧你,都几点了?”老公两眼一愣,正在想这句话的意思的时候,我的手已经抓住了他的小弟,老公的火气一下子被我点燃了:“我一定好好表现啊老婆。”没等他说完我已经盖住了他的嘴。

老公和C君约好的地点是C君的家里,因为他们不方便过来找我们,这就意味着这次见面我们必须要去登门拜访,这让我不得慎重考虑这个问题了,交通不方便不说,还从来没有想过为了这个去出远门。当老公找我商量的时候,我没有那么痛快的赞同,看到我的犹豫不决后,老公明显露出了失望的表情。我不是不想见他们,由于前几次都是人家来找我们。让我觉得一切都还能轻松接受,可现在是我们出去做这些“偷偷摸摸”的事,多少让我有点心虚。

我要是坚持不去的话,老公一定不会强求,他也绝对不会因为这个当作筹码来压我。可是我知道这会成为他的心病,再有我上次的冲动还在他心里窝着,他一定非常压抑。

A君从南方出差回来后又去了北方,自从上次见了一面后到现在已经快半年了依然没有合适的机会再见。其他认识的不是太远就是聊的不开,没有合适的人选。

在经过老公几天的死缠烂打软磨硬泡后我终于答应他出去溜上一圈,既然已经上道了,也不在乎道窄道宽了,要是真弄的老公色火攻心了,给我新帐旧账一起算,那我真的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心理战还是不打起来为妙,话又说回来,如果不去,自己精心策划的战役也就无法进行下去了。想想还真舍不得放弃老公扑在我怀里感动流涕的情景。

人的心愿一旦实现,做事的效率那真是没得说,老公不知用什么办法从单位借出来一辆车,这省去了来回换车的事。安顿好孩子后我们就踏上了去往C夫妻家的路。

我们选择了下午去,到达他们那也就快黑了,住上一晚第二天上午往回赶。C夫妻已经为我们订了宾馆,让我们先去他们家里做客,晚上再回宾馆住。在路上我问老公,这次也是只见见面吗,老公说到时候看情况,我笑笑没说话,这一句看情况已经表明了他的心怀不轨。

经过四个小时的长途跋涉终于到了C夫妻所在的城市,他们家离市区很近,地方也比较好找,我们买了一些水果和一大瓶果汁。到他们小区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夕阳的余辉渐渐褐去,天色已暗淡下来,晚秋的黄昏有一丝凉意,我抬起头看了一下暗红色的天空,瑟瑟的秋风吹的我心绪波动,手心的热量也化成汗水腻出来。我攒紧老公的手,走进电梯里。随着电梯一层一层的上升,我的心跳也慢慢加快。

电梯门缓缓打开来,我跟在老公后面走出去,老公仔细看了一眼门牌号,手按向门铃“叮咚”,等待了片刻门开了,一个面带眼镜长相斯文的男人站在门前:“你们好,快请进,”老公和他礼貌了几句就拉我进去了。进去后C君就叫他老婆出来问好,他老婆正在厨房里炖鱼,听到我们进屋了就从厨房走出来,腰里还系着围裙,面带微笑向我们打招呼:“你们来啦,咋还买这么多东西啊,快坐下,快……,”C妻大方随和的语气驱走了我的紧张感,我们坐下后C君又是给倒水又是给拿水果,客气的让我们不知如何是好,老公不停的回敬着客气的话,我在一边眼睛盯着电视耳朵听着他俩寒暄。

C君三十五岁,看起来挺年轻,个子不高,瘦瘦的。C妻三十四岁,高挑的身材,样子很漂亮,说话很亲切。听着两个男人说的挺起劲儿我一时也答不上话,只好硬着脸皮下了厨房,去帮C妻。C妻见我来厨房帮忙,就急忙推脱让我去客厅看电视,“不用了,我一个人就行了,你快出去休息会儿,”

‘没事的,我来帮帮你,我们来了还炖鱼,挺麻烦你们的。”我说着就摆开架势,拿起刀来切菜。C妻看我已经下手,也就不再推脱。我和C妻在厨房里做着饭菜,他们在客厅里谈天说地,不时还传出几声爽朗的笑声。

男人之间的谈话总是那么默契,他们不管聊什么都会扯上那杆子事。从C君的样子来说,给我的感觉就是很正统,一副知识分子的样子,可传到耳朵里的话语一样充满了邪恶。相比女人来,我们更喜欢聊一些家庭琐事,什么衣服好看,什么品牌的化妆品好用。我和C妻相互感染着气氛,很快就盖过了客厅里的污染。

桌子上摆满了我们做好的菜,C君往桌子上放了一瓶白酒,他说要和我老公一醉方休。他们问我们想不想醉,我说醉了怎么照顾你们,C妻看我也想喝一点儿,她于是拿出来一瓶红酒,她说咱俩喝红酒吧,少喝点儿没事。C君赶快又拿出来两个高脚杯,给我们一人前面放了一个,倒满后我们四人一起喝干了一杯。从性格来说,C妻还是比较矜持的,可能是在她家里的原因让她觉得舒心,说话也很主动。我知道没有几个我这样的假小子,才认识不到一个小时就滔滔不绝的说个没玩。我很喜欢这样的气氛,就像亲人一样在一起畅所欲谈,我不会去想下面会发生什么,一切都那样的顺其自然。可这样的气氛总会被男人去打破,一旦进入愚昧的气氛里,我就会变得非常安静,因为这一切都不会再任我去主导。打破这种气氛的是C君,他悄悄把我老公拉到卧室,两人在里面窃窃私语,我苦笑的叹了口气看向C妻,C妻娇羞地低下头,脸上泛起了红晕,眼里流露出一种任人宰割的表情。我看出她也很无奈。是啊!女人能说什么呢?那么爱一个男人除了顺从还能怎样?我忽然想起了B妻,她也是一个顺从男人的女人,B君的大权独揽有没有伤害到她呢?仰或她也甘愿傻傻的幸福着?衷心的祝福她能幸福快乐。

此时特想知道她心里是什么想法,如果她不想再走进一步,那我想试着说服他俩,根本顾不得谁会怎么样,我看不惯他们把女人当作附属品:“姐,我们出去走走吧,他俩说悄悄话,咱也说说去,”C妻抬头看看我,微笑的点点头。

就这样两个女人在小区边道上说了一些对夫妻交友的看法,两个女人在一起谈这个话题非常别扭,不过我还是忍住尴尬和她谈了我的一些想法,C妻基本都是在听,:“我认为这些都是男人们的私欲,没有哪个男人愿意一辈子为妻子守节,用“老婆永远是别人的好”这句话来形容非常正确。如果用夫妻交友来满足他们欲望,又能给家庭多一些爱,同时又不伤害对方家庭,我还是愿意接受,反正就那么回事,我也看开了。”C妻的看法和我差不多,她还没有走出第一步,在她心里所担心的就是有过以后害怕老公变心。再有就是她老公并不像我老公那样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他老公更偏向为她找一个男人来给她激情。我听了很难理解,不过现在想想还是我太单纯,每件事情都是多样性的,谁能保证就你正确呢?

“姐,如果回去他们要做,你会恨我吗?”我低声问了她一句,虽然我知道我的问题多么多余,我愿意给自己一点安慰。

“你呢?”C妻突然一句反问,我心里一阵动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是的,我呢?抬头看向天空,满天繁星好像在对我说“你自己准备好了吗?”

“姐,无论以后怎样,我们一直做好姐妹,好吗?”说完后,眼前的星星仿佛正在渐渐模糊。

“嗯,永远的好姐妹。”

我们溜达回来后,他俩在正在客厅里看AA爱情剧,屋里没有开灯,只有电视散发出来的光亮,我们很自然地坐到了各自老公的一边儿,不一会儿,那边C君对他老婆小声说了句什么,C妻就走进洗手间,我没有太紧张,也许觉得这些都会理所当然的发生吧。我没有看电视。而是把头靠在老公肩膀上看着屋顶的水晶灯,老公把手伸到了我衣服里,我慢慢闭上了眼睛。